當前位置: 首頁 > 隊伍建設 > 審判管理
偷撬汽車號牌向車主索錢罪或非罪
作者:時美娜 許文芳  發布時間:2011-08-15 14:48:04 打印 字號: | |
  近期,全國各地都發生了一些偷撬汽車號牌向車主索錢的事件。因為訛詐的錢財數量一般不多,絕大多數車主抱著少惹麻煩、自認倒霉的心理,忍氣吞聲,直接就范,很大程度上助長了不法分子的囂張氣焰。此種行為擾亂了社會治安秩序,給公民的財產權利造成了損害是不爭的事實,但是否能歸于刑法調整以及如何打擊預防還需要我們進行理性思考。

  一、偷撬汽車號牌向車主索錢是否符合盜竊國家機關證件罪的特征

  安徽省濉溪縣、南寧市江南區、河南省新密市(縣級市)等多家人民法院對相似案件都曾經以盜竊國家機關證件罪作出判決,我院日前受理的段某某盜竊國家機關證件一案,檢察機關也是以此罪名提起公訴。其主要理由如下:

  1、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八十條規定:“偽造、變造、買賣或者盜竊、搶奪、毀滅國家機關的公文、證件、印章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剝奪政治權利;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1998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關于查處盜竊、搶劫機動車案件的規定》第七條規定,偽造、變造、買賣機動車牌證及機動車入戶、過戶、驗證的有關證明文件的,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八十條第一款的規定處罰。此規定已把國家機關證件的外延涵蓋機動車號牌。

  2、由于汽車號牌本身價值并不大,犯罪嫌疑人盜竊汽車車牌后向車主勒索錢財的數額也不大,如果以盜竊罪或敲詐勒索罪來適用法律,一般很難達到立案標準,公安機關一般只對犯罪嫌疑人進行治安處罰,因此可能導致輕縱犯罪。

但依筆者來看,這兩點理由都不能站穩腳跟,偷撬汽車號牌向車主索錢并不符合盜竊國家機關證件的犯罪特征。

  首先,車牌不屬于國家證件。車牌的概念是對各部車的編號,看車牌就可以知道該部車屬哪個省或市或縣的,具體到車管所還可以知道該部車的主人是誰。所謂國家證件,是指國家機關制作、頒發的,用以證明身份、職務、權利義務關系或其他有關事實的憑證,如結婚證、工作證、營業執照、駕駛證等。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八十一條、第三百七十五條之規定,非法生產、買賣人民警察車輛號牌等專用標志,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盜竊武裝部隊車輛號牌等專用標志,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此界定明確的將車輛號牌定為標志物,而非國家證件。

  其次,因行為很難達到盜竊罪或敲詐勒索罪的立案標準就以盜竊國家機關證件罪進行處理不符合刑法的精神。刑法最基本的原則是“法無明文不為罪”“法無明文不為罰”,刑法和司法解釋均沒有明確把車號牌定性為國家機關證件,不能類推、擴大的作對當事人不利解釋;而98年兩院一部一局的《規定》第七條,只是特定指向偽造、變造、買賣三種行為,而不含盜竊,我們不能人為擴大該規定的外延涵蓋面。

  再者,盜竊國家機關證件罪作為妨害社會管理秩序罪的內容,其侵犯的同類客體應該是社會管理秩序,而從本案中看,盜竊機動車牌照的行為并未給國家機關對機動車的管理造成直接影響,其危害后果是若受害人不受其勒索的話則需要損失金錢和時間重新補辦牌照,侵犯的直接客體是公民的個人財產權利。

  二、偷撬汽車號牌向車主索錢是否符合盜竊罪的特征

  正如上文所言,一部分人認為偷撬汽車號牌向車主索錢是因為一般數量達不到盜竊罪的立案標準而不能定盜竊罪。但我院受理的段某某一案,被告人多次撬取車牌且索錢數額為900元,達到了河北省盜竊罪數額“較大”的標準,那么該行為是否符合盜竊罪的犯罪特征呢?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盜竊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為刑法上的盜竊做了定義,即以非法占有為目的,秘密竊取公私財物數額較大或者多次盜竊公私財物的行為,構成盜竊罪。撬取車牌索錢,其中一個非常重要的環節就是不法分子將自己的電話號碼留在所撬車輛上,并且一般都在車主能明顯看到的位置上,這顯然不符合秘密竊取的特征。而且,從不法分子的主觀意愿看,非法占有車牌也不是其目的所在,其目的是為了以換回車牌為手段向失主索要錢財。

  三、偷撬汽車號牌向車主索錢是否符合敲詐勒索罪的特征

  在盜竊罪的論證部分我們看出,不法分子的目的在于以換回車牌為籌碼向失主索要錢財,那么偷撬汽車號牌向車主索錢是否符合敲詐勒索罪的特征呢?

敲詐勒索罪是指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對被害人使用威脅或要挾的方法,強行索要公私財物,數額較大的行為。按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敲詐勒索罪數額認定標準問題的規定》,敲詐勒索公私財物“數額較大”,以一千元至三千元為起點,河北省將此罪的立案標準定為2000元,段某某非法所得900元,顯然達不到敲詐勒索罪的立案標準。

  綜合以上,段某某偷撬汽車號牌向車主索錢的行為并不符合其中任何一種罪的犯罪特征,按照法無明文不為罪的刑法規定和刑法漸趨寬緩的國際大趨勢,此類行為不應由刑法進行調整。那么,該如何懲罰不法分子的此類行為和預防此類事件的再次出現呢?

  筆者認為,公安機關應當加大對此類不法行為的查處力度,依照《治安處罰法》的相關規定,通過行政拘留和罰款的方式給予重罰。同時,提醒廣大車主要有自我保護意識,自覺給車安裝防盜報警器,停放在安全視線好、有人看管的地方。一旦發生車牌被盜事件,要及時報警,把相關物證如車上的紙條、電話及犯罪嫌疑人使用的賬號,通話中犯罪嫌疑人的口音及語言習慣,當時的通話環境和匯款回單保存好并及時提供給警方。報警后,車主憑身份證、報案證明,繳納105元手續費就可在車管所補辦牌證,當時取得臨時牌照,一般7天就可拿到補辦好的車牌。也希望車管部門為車主補辦牌照提供“綠色通道”,以便捷的服務使車主通過正常渠道獲取牌照,多方合力共同打擊盜竊車牌得違法行為,凈化社會治安環境。
來源:辦公室 刑一庭
責任編輯:時美娜 許文芳
湖南红中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