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隊伍建設 > 審判管理
通過刑事審判化解社會矛盾
作者:許文芳  發布時間:2011-08-15 14:45:14 打印 字號: | |
  在當前形勢下,中央政法委把社會矛盾化解列為全國政法工作的三大重點工作之一,是十分必要的。在有些人看來,化解社會矛盾,是人民調解、行政調解、司法調解和民商事審判部門的事情,與刑事審判不沾邊。其實,這是對刑事審判職能和刑事審判價值目標的誤解。刑事審判的立足點是依法審判各類刑事案件,依法懲處犯罪,保護受害人的合法權益,而著眼點則是化解犯罪引發的各種社會矛盾,恢復正常的社會秩序,最大限度地增加和諧因素,最大限度地減少對抗及其它不和諧因素,切實維護社會穩定。

  在化解社會矛盾的道路上,我院刑事審判走出了自己的特色。

  一、樹立正確的審判理念,自覺地把刑事審判活動作為化解社會矛盾的重要手段。

  思想是行動的指南。只有端正了思想觀念,才能自覺地推動刑事審判工作科學發展。因此,要以實際行動開創刑事審判工作新局面,必須通過“大學習、大討論”和解放思想學習教育活動,及時更新刑事審判理念。要牢牢把握“黨的事業至上、人民利益至上、憲法法律至上”這“三個至上”的指導思想,一方面堅定信心、發揮優勢,一方面查擺問題,及時解決刑事審判工作中遇到的困難和問題,使刑事審判工作在學習討論中不斷完善,使刑事審判工作不斷推向前進。要牢固樹立刑事審判的最終目標是化解社會矛盾的理念,就是要牢固樹立案結事了的理念,不能只見樹木不見森林,不能坐堂辦案、閉門辦案、機械辦案,不深入案情、不調查研究、不注意綜合治理,缺乏說服教育,不善于協調和平衡各方利益,或者不潛心研究和評估每件個案對化解社會矛盾可能產生的影響,將刑事審判工作簡單化,一判了之。在正確的審判理念指導下,充分發揮刑事法官的法律智慧,精心審理好每件個案,通過高水準、高質量的審判,最大限度地促進矛盾糾紛的化解。

  二、準確把握寬嚴相濟刑事政策,強化司法威懾作用。

  一是對惡勢力犯罪、恐怖犯罪、毒品犯罪和故意傷人、爆炸、搶劫、強奸、綁架等嚴重危害社會治安的刑事犯罪案件和破壞金融秩序、侵犯知識產權、制售嚴重危害人身安全和人體健康的偽劣商品等嚴重破壞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秩序的犯罪案件。另外在黨政、司法機關發生的貪污、賄賂案件及嚴重侵害國家利益和人民群眾利益的瀆職犯罪案件及盜竊、搶奪等多發性犯罪案件依法從嚴懲處,對一些社會影響較大,犯罪情節惡劣的涉惡、有組織犯罪案件依法從重從快懲處;二是對那些主觀惡性不大的輕微犯罪,盡可能給他們改過自新的機會,依法從輕、減輕處罰,減少社會對立面,促進社會和諧。對未成年人犯罪,堅決貫徹“教育為主、懲罰為輔”的原則,充分考慮未成年人實施犯罪行為的動機和目的、犯罪時的年齡、是否初次犯罪、犯罪后的悔罪表現、個人成長經歷和一貫表現等因素,從教育挽救出發,對其依法從寬處罰。但是,如果未成年人犯罪案件系依法從重的類型或有從重的情節,也要注意從嚴把關,當嚴則嚴。對于輕微犯罪中的初犯、偶犯、主觀惡性不大的被告人,特別是對因生活無著,偶然發生的盜竊等輕微犯罪案件,一般均予以從寬處理。對特殊群體,如下崗、失業、無業者、農民工、生活無著的老人等犯罪,以寬緩為主,區別不同情況作出不同的處理。除罪大惡極外,一般應從輕處罰。對因鄰里、家庭、民間糾紛等引發的輕微刑事案件,著重從化解矛盾、解決糾紛、促進和諧的角度從寬處理;對于輕微刑事案件中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認罪悔過、賠禮道歉、積極賠償損失并得到被害人諒解或者雙方達成和解并切實履行,社會危害性不大的,一般予以從寬處理,最大限度地減少社會對立面。

  三、將量刑納入到庭審程序,改革審判方式,增加案件陪審次數,加大化解社會矛盾的力度。

  我院自2010年4月成為量刑規范化試點單位以來,共審結十五類試點案件120多件,判處犯罪分子200多人,被告人服判息訴的多了,上訴、抗訴的少了,上訴率與去年同期相比下降35.64%,且無一信訪。懷疑、批評裁判不公的少了,信任、贊揚司法公正、高效的多了。群眾對法院工作的滿意率達到了97.44%。

  在審理刑事案件過程中,首先我院適用了普通程序簡易審的工作機制,對于認罪的被告人對起訴書敘述的事實和證據無異議的,簡化審理程序,使得過去需要三個小時的庭審縮短至十幾分鐘,大大提高了審判工作效率。同時加強人民陪審員案件陪審力度,自2010年以來,我院共審結各類刑事案件203件,其中人民陪審員參與的案件就有138件,充分的發揮了人民陪審員在社會矛盾化解中的作用。

其次將量刑納入法庭審理程序,建立和完善相對獨立的量刑程序。在送達起訴書副本的同時,向被告人詳細解釋量刑規范化的量刑程序和步驟,了解被告人所具有的從重或從輕處罰的情節,提示被告人可以就量刑情節進行舉證、質證和辯論。在準確定罪的基礎上,對被告人所犯罪行中存在的從輕、從重情節,是否可以使用非監禁刑作分析說明,并在裁判文書中予以充分體現,且在宣判時,耐心地釋明法律,講清法理,讓被告人認罪服法,對那些判處緩刑及管制的被告人建立定期回訪制度,建立一人一檔案,并要求被告人提供保證人,定期向法院匯報思想情況,真正做到不再危害社會。

  再次通過采取庭審觀摩、案例評析、文書評比及業務人員理論學習和業務培訓等形式,使刑事審判人員的執法辦案能力得到進一步提高。而且由于量刑規范化使量刑的標準明確、固定,法官沒有太大的自由裁量權和“自由心證”的空間,客觀上不會再造成了“同案不同判”的情況,提高了量刑過程的公開性和透明度,從而避免“暗箱操作”,避免人為因素的干擾,有效預防了“人情案、關系案、金錢案”的發生。

  總而言之,就是使每一個刑事被告人都得到公平的對待和公正的判處。公正是刑事審判工作的生命線,只有公正的判處,才能夠既伸張社會正義,安撫受害人,消除復仇心理,又能夠使被告人認罪服法,真誠悔罪,洗心革命,不再繼續危害社會,從而有效地避免同態復仇、叢林正義行為的發生。

  四、堅持公開審理,實行“陽光審判”。

  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司法公開的六項規定》的要求,除法律規定不能公開審理的案件外,所有刑事案件的審理一律對外公開,并允許公民、新聞媒體依法旁聽、采訪報道。對一些社會影響大、群眾高度關注的案件,主動邀請人大代表、中院領導、區直領導旁聽庭審,聽取他們對庭審的意見和建議,我院自2010年以來,共組織大規模公民旁聽10余次,邀請新聞媒體采訪10余次,并建立數字法庭,將庭審過程全部刻錄下來,通過公開審判,使得法院的工作置于人民的監督之下,進一步規范了刑事審判中活動,促進了刑事審判的公開、公正。

  五、強化對刑事附帶民事訴訟案件的調解、和解工作。

  從維護社會穩定,撫慰受害人、教育被告人角度出發,加大對刑事附帶民事訴訟案件的調解力度。首先在附帶民事訴訟案件起訴到法院后,便立即進入調解程序,做到訴狀送達時調、庭前調、庭上調、庭后調、判前調、判后調,只要有調解的可能,我們都會盡力去調解。對普通案件,由辦案人及時調解;對案情復雜、可能引起矛盾激化的案件,由庭長和主管院長共同參與調解,上下齊動,大大提高了調解率。其次用自己的誠心和專業知識來說服當事人。在調解過程中,我們做到了細心地做當事人思想工作,并針對不同案件,從法理分析、訴訟風險和利益平衡等多個角度出發,耐心說服當事人。再次,在刑事附帶民事案件的審理過程中,對受害人進行了必要的法律宣傳,盡力消除他們對犯罪分子的抵觸、仇恨情緒,對賠償標準有一個正確的認識。在此基礎上對附帶民事訴訟進行調解,財產部分得到主動履行的機率會更大。最后注重調解效果。在調解過程中,我們要注重保護好當事人的合法權益。支持雙方當事人地位平等、法官居中調解原則,讓當事人在完全自愿的基礎上達成協議,并立即給付賠償款,真正做到案結事了。2010年1至12月,我院共受理刑事附帶民事案件47件,其中調解結案及調解后撤訴的46件,占97.8%,訴訟標的總額136.6萬元,已獲得賠償金額128.76萬元,占總額95%。

  六、建立法官績效考核制度,著力保障公正廉潔執法。

  我院以“制度創新年”為契機,完善法官個人績效考核制度,制定《崗位目標責任制考核辦法》,將法官個人的德、能、勤、績等各項指標量化進行考核,并與獎懲直接掛鉤。完善《法官行為規范實施細則》,對法官行為中涉及職業道德、司法廉潔、審判質量、審判效率以及著裝儀表、業外活動等提出明確要求,實現對法官職業道德、工作作風、執法行為等方面的有效約束。強化內部約束,規范司法行為,建立干警廉政檔案,嚴格落實黨風廉政建設責任制,促使干警紀律作風不斷好轉。成立案件質量評查小組,全面加強案件評查工作,評查扣分直接計入部門年終考評得分,并與法官個人晉級晉職、評優評先掛鉤。我院還在年度考核中,組織評選辦案能手、調解能手、信訪能手、優秀裁判文書等活動,大大增強了我院法官的責任意識、憂患意識、司法為民意識,使親民、愛民、為民成為法官的自覺行動。

  七、積極探索建立司法救助制度,彰顯人文關懷,彌補被告人在刑事和解中因經濟條件差異而產生的負面影響。

  從目前刑事和解的實踐看,被告人經濟條件的好壞,又決定著被害人能否有效獲得賠償,從而對被告人做出真誠的諒解。但客觀上被告人經濟條件是有差異的。這可能導致刑事和解只對有錢的嫌疑人適用而將貧窮的嫌疑人排除在外,使人對司法公正產生懷疑,為此有必要建立起以國家財政撥款,法院訴訟費收入,罰沒收入,監獄勞改犯創造的生產經營價值,社會力量募捐款項等為主要來源的刑事被害人國家救助基金,以減少不同嫌疑人因賠償能力的不同而導致的司法不公。

  總之,刑事審判不僅應自覺承擔起化解社會矛盾的責任,而且在這方面可以大有作為。我們要認真反省刑事審判工作的現狀,正視在化解社會矛盾方面存在的差距,樹立正確審判理念、理清審判思路,制定審判措施,轉變審判作風,為推進中央政法委確定的社會矛盾化解、社會管理創新、公正廉潔司法三項重點工作而不懈努力。
來源:刑一庭
責任編輯:許文芳
湖南红中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