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隊伍建設 > 審判管理
論法院判決不準離婚制度應當取消
作者:時美娜  發布時間:2011-08-15 14:40:48 打印 字號: | |
  在筆者短短2個月的民事案件審理過程中,單獨或參加合議庭審理了11起離婚案件,其中 2起以夫妻感情沒有完全破裂、仍有和好可能為由,判決不準離婚。原告方均表示雖然不上訴,但6個月后將再行訴訟。與其他民事法官交流后,大家普遍反映第一次判決不準離婚6個月后再行起訴判離的情形很常見。筆者就此對廣陽法院2008年7月至2010年12月審結的離婚案件情況進行了調研。期間共審結離婚案件970件,其中調結442件,撤訴346件,判決不準離婚109件,判決離婚73件。判決離婚的73起案件有55件是在第一次起訴判決不準離婚后6個月后再行起訴的,超過總數的75%,另外,據不完全統計,2010年7月以后審結的案件中,判決不準離婚后明確表示將來要再行起訴的10余件,占了相當大的比重。這一系列數據讓筆者對法院判決不準離婚的必要性產生了極大地質疑。

    判決不準離婚的歷史沿革

  在中國封建社會,婚姻僅憑“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男女結婚、離婚均得經父母同意,毫無婚姻自由可言。封建社會的離婚有“出妻”、“和離”、“義絕”三種?!俺銎蕖币浴捌叱觥睘榉ǘɡ碛?,女子犯“七出”(不順父母、無子、淫、妒、惡疾、口舌、竊盜)中之一條,便可以一紙休書而被逐出家門,毋須訴至縣衙?!昂碗x”即以協議離婚為名,實為“出妻”的別名?!傲x絕”,是指夫妻任何一方,對另一方一定范圍內的親屬有毆、殺等情事,必須強制離異,違者判處徒刑一年。以上三種規定是離婚的法定事由,基本上離婚屬于男性的專屬權利,婦女沒有離婚的自由。但也有“三不去”(有所取無所歸、與更三年喪、前貧賤后富貴)之規定。此“三不去”,就是不準離婚法定條件的雛形,也可以說是我國不準離婚制度最早的歷史淵源了。

  中華民國時期,國民黨政府制定了《中華民國民法》,其中的親屬編明確提出了判決不準離婚的做法。在該法中,對哪些可判決離婚和哪些不可判決離婚之情形,作出了具體規定,確立了判決不準離婚的制度。

  新中國成立后,我國在婚姻立法中對離婚案件的處理原則作出了具體規定。1950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第十七條第二款規定:“……縣或市人民法院對離婚案件,也應首先進行調解;如調解無效時,即行判決?!?1963年6月22日,最高人民法院在(63)法研字第79號“關于如何正確理解婚姻法第十七條規定的復函”中,對此作了進一步解釋:“……這個所謂‘即行判決’,包括兩種可能的結果,即人民法院對于一方堅持要求離婚的,如經調解無效而又確實不能繼續維持夫妻關系的,應判決準予離婚。如雖經調解無效,但事實證明他們并沒到確實不能繼續同居的程度,也可以判決不準離婚?!币虼?,在我國的婚姻法中其實也早確立了可以判決不準離婚的制度。

  現行婚姻法第三十二條第二款規定:“人民法院審理離婚案件,應當進行調解;如感情確已破裂,調解無效,應準予離婚?!彪m對判決不準離婚沒有明文規定,但從該款內容可以推斷出其包含的實質性內容,即如果感情尚未破裂,雖經調解無效,也可以判決不準離婚。而且目前我國的司法實踐中也是這樣操作的。由此可見,判決不準離婚制度是我國婚姻法里所一貫蘊含和堅持的一項制度,并為我國專家學者、法律工作者和廣大人民群眾所普遍承認、接受和遵守。

    判決不準離婚是否合法合理

  “不準離婚”本身違背了婚姻自由原則。離婚糾紛作為民事案件,屬于典型的私法范疇?;橐鰴嗍且环N私權,婚姻自由的一項重要內容就是離婚自由。離婚自由作為公民的一項基本人權,當然地含有男女任何一方都有權基于“夫妻感情確已破裂”而提出解除婚姻關系的要求,不允許任何個人和組織加以干涉的含義?;橐鲎杂筛渌杂梢粯哟嬖谶吔?,不允許惡意越界,通常情況之下只能基于正當理由進行限制而不能加以剝奪,這是公認的基本法理。列寧曾經說過:“離婚自由并不是破裂家庭關系,相反,這是在文明社會里,唯一可能的和穩定的民主基礎上的鞏固家庭關系?!比欢?,人民法院在審理離婚案件時,對認為感情尚未破裂,有和好可能的就判決不準離婚的做法,無疑與婚姻自由原則是相悖的。

  “不準離婚”的判決不具有可操作性,會導致法律的權威性受損。人民法院的生效判決是對糾紛的權威性判斷,任何個人和組織都無權予以變更或撤銷(按審判監督程序處理的除外)?!睹袷略V訟法》第二百一十二條第一款規定:“發生法律效力的民事判決、裁定,當事人必須履行”。法院“不準離婚”的判決只不過是從法律上維持了原、被告的婚姻關系,這種婚姻關系是人身關系,并沒有可供執行的內容,況且生效判決在事實上也并沒有得到當事人及社會應有的尊重。按照現行的法律規定,只要當事人堅持要求離婚,除時間因素之外,最終均可達到離婚的目地,“只有結不了的婚,沒有離不了的婚”。法院判決不準離婚后,當事人事后經協商一致,還是可以到婚姻登記機關協議離婚或以被告的名義起訴到法院調解離婚,此時法院的判決就自然失效,成了一紙空文。當事人公然違背法院“不準離婚”的強制性判決,再進行合法離婚,同法院判決的權威性和嚴肅性開了一個令人啼笑皆非的玩笑,“不準離婚”的判決此時既顯得蒼白無力又無可奈何。

  “不準離婚”的判決并不能達到挽救當事人婚姻的目的。我國素有“寧拆一座廟,不破一樁婚”的說法,法院也希望當事人能夠盡量維持婚姻,但不準離婚并不能達到這樣的效果。按照民事訴訟法和婚姻法的規定,人民法院審理離婚案件,應當進行調解。實踐中,一般要先做和好的調解。調解和好不了,法院可以做離婚調解,雙方達成一致意見后,可制作離婚的調解書。在不能調解離婚時,才可能產生不準離婚的判決。這是法律規定的程序。經過如上的程序后,雖然婚姻雙方當事人的婚姻關系未被解除,但是雙方的關系卻已進一步惡化,能夠繼續共同生活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有人做過統計,“象這種經法院判決不準離婚,雙方能夠繼續維系夫妻關系的不足5%”,也就是說有至少95%的法院判決不準離婚的婚姻還是走向了破裂。我院這項數據的不完全統計也超過了75%。如果是基于挽救婚姻的目的,那么為此付出的代價是過于巨大了。

  “不準離婚”的判決還有可能造成新的矛盾產生。當事人想離婚,卻又被判決不準離婚,一種方式可以等待一段時間后再行起訴,另一種極端的方式就是制造法定的離婚事由,或者與他人非法同居,或者制造家庭暴力,或者參與吸毒、賭博等等,這些都是法律規定判決離婚的理由,并不因為是過錯方提出離婚就可以判決不準離婚,反而更進一步造成了雙方的痛苦,為社會帶來了極大的不安定因素。

  “不準離婚”的判決也不符合訴訟經濟原則。75%以上的當事人在判決不準離婚六個月后再行起訴,法院對同樣的事情進行再次審理,無疑提高了司法成本,正常情況下,法院不能再次得出感情尚未破裂的結論。因為感情未破裂怎能再次到法院要求離婚?而且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釋也規定了感情破裂的法定判斷標準,符合該標準法院也不能阻攔離婚,因此法院實際上用兩次甚至三次的工作量處理的仍是一個離婚問題。審判實踐中,許多當事人明知自己第一次到法院來訴訟離婚,肯定達不到離婚的目的,但仍然要堅持起訴。一是因為感情問題是否破裂,無法向法庭舉證,從而被判敗訴,另外如果對方想得通的話,可以達到調解離婚的目的;二是為下次起訴打下基礎,大部分當事人抱這種目的,拿到判決不準離婚的判決書,六個月以后再來起訴,從而得到證明夫妻感情破裂的證據。如此往復,當然不符合訴訟經濟原則。

    改革我國判決不準離婚制度之思考

  從我國婚姻法的立法意圖看,是希望通過法律的強制性來解除名存實亡的婚姻關系。應該說,這一立法意圖是符合當事人的真實意愿的。當夫妻間因種種原因(包括感情因素),無法共同生活下去的時候,其實就反映了夫妻婚姻關系的破裂。當夫妻一方因對方不同意離婚而訴諸法律時,是想尋求法律為其解除痛苦,而不是期望利用法律來維持這種痛苦。法官硬要將“不準離婚”這種違背當事人意愿的判決強加在當事人頭上,與我國婚姻法立法意圖是不相符的,法律應當規定“人民法院審理離婚案件,應當進行調解;調解無效的,應準予離婚”。

取消判決不準離婚,很多人擔心會引起離婚率的上升。但筆者認為這種擔心是多余的,離婚率上升的根本原因是隨著經濟的發展、兩性關系的平等,人們對婚姻的期待和要求不斷提高造成的。近40年來,各種各樣的民調都表明,越來越多的人表示不能接受撒謊、婚外情、婚內秘密等不忠誠的行為,對婚姻的質量越來越挑剔。和過去相比,婚姻承載得更多的是情感交流功能,而不是后代繁衍和經濟互助功能。不可否認,一旦取消判決不準離婚的做法,開始確實會有一個離婚高潮,但這只是階段性的,可以解釋為長期壓抑之后的爆發,三五年之后,離婚率會回復到原有的水平和軌道之上。

  取消判決不準離婚,無論是從情理上,還是從法理上都是正確的選擇。從情理上講,夫妻感情破裂和離婚是因和果的關系,并不是離婚引起了感情破裂,而是感情破裂需要通過離婚的途徑來解決,正如一個經典的比喻所描繪的:離婚之于感情破裂就如同葬禮之于死亡,葬禮儀式的繁簡不會增減死亡人口,離婚程序的難易也不會加劇家庭的破裂。如果害怕婚姻的死亡從而禁止葬禮,是荒誕可笑的。而且,將這個本屬于道德調整、難以衡量的“感情破裂”問題歸還道德調整,更有利于法律權威的樹立。從法理上講,取消不準離婚制度并不違法,反而更有利于婚姻法的實施?;橐龇ū旧頉]有任何一個條款明文規定法院不準判決離婚,而只有“如感情確已破裂,調解無效,應準予離婚”的規定。與婚姻法32條列舉的幾種應準予離婚的情形相對應,“雖一方不同意離婚,但另一方堅持離婚”可以算作其他導致夫妻感情破裂的情形,于法也并非沒有依據。

  這樣規定以后,離婚案件的審理將主要是子女撫養和財產分割的問題,對于法院來說,將會節省大量的人力,將有限的司法資源用在更加有用的地方。對婚姻雙方來講,因為明知被起訴(調解和好除外)將會承擔離婚的后果,也將更加珍視婚姻。對起訴離婚不能被允許的一方,能夠更快地走出不幸婚姻的牢籠,重新開始美好生活。至于有些人會擔心這樣的規定會使有過錯一方因為離婚非常容易,而做出更加不珍惜家庭的決定,筆者認為是多余的,一方面,結束這樣的家庭對另一方也是利大于弊,另一方面,法律同時規定了對無過錯方的傾斜性規定,可以從撫養子女和財產分割方面予以補償??傊?,取消判決不準離婚制度是應當的。
來源:辦公室
責任編輯:時美娜
湖南红中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