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隊伍建設 > 審判管理
我國現行刑事強制措施之不足與修改意見
作者:吳亞輝  發布時間:2010-10-26 11:15:13 打印 字號: | |
  我國1979年制定的《刑事訴訟法》經過1996年的修改,在實現刑事訴訟法的基本任務、規范職權機關、保障人權等方面有顯著成效,對于完成刑事訴訟的基本任務發揮了重要作用。然而,多年來的司法實踐表明,《刑事訴訟法》在許多方面仍存在不足,尤其是在規范職權機關、保障人權方面,暴露的問題比較突出。我院在采取聽取匯報、與法官座談等形式,對《刑事訴訟法》的修改進行了調研,分析了當前刑事訴訟法所存在的問題,下面主要針對我國刑事強制措施的完善提出一些意見和建議。

  刑事訴訟中的強制措施是指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公安機關為了防止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逃避偵查和審判,繼續進行犯罪或其他破壞活動以及為了保全證據和保證刑罰的執行,依法采取的暫時限制其人身自由的一種強制方法和手段。

  一、刑事強制措施的特點與不足

 ?。ㄒ唬╆P于取保候審。首先在法治發達國家取保候審是作為一種權利予以規定的,是屬于羈押的一種替代措施。在我國取保候審則不是羈押的替代,大多數情況下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被取保候審后,往往就標志著對其不再追究刑事責任或判處實刑。在我國有關統計數據表明:70%以上被取保候審的人最后都沒有再被追訴。而在法治發達的國家被保釋和被追訴是普遍并存的。其次取保候審適用范圍不明確,期限規定不確定。修改后的《刑事訴訟法》第51規定“可能判處有期徒刑以上刑罰,采取取保候審不致發生危害社會的”可以取保候審。這使得取保候審的適用范圍過大,標準難以把握,造成實踐中司法機關采用取保候審的隨意性很大,本該取保候審的而不被取保候審,不該取保候審的卻被取保候審,而且無需為此提供理由和證明,這使取保候審成為辦案人員手中的“遙控器”。新刑訴法第58條規定:“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和公安機關對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取保候審最長不得超過12個月,監視居住最長不得超過6個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和公安部據此分別規定了各自的取保候審期間不超過6個月、監視居住的期限不超過12個月。實踐中,因此可能存在對同一犯罪嫌疑人重復采取取保候審、監視居住的現象。最后,取保候審的妨礙司法偵查和脫逃問題。在司法實踐中,采取取保候審這一非羈押性的強制措施,犯罪嫌疑人往往會有相互串供、作偽證等妨害司法偵查的活動;另一方面,就是取保候審對犯罪嫌疑人缺乏足夠的法律約束力,致使被取保候審的犯罪嫌疑人脫逃情況時常發生,給偵查機關的偵查活動帶來極大困難。刑事訴訟法第55條、56條規定,對違反取保候審規定的,保證人處以罰款,構成犯罪的追究刑事責任;犯罪嫌疑人沒收保證金或變更強制措施予以逮捕。我國刑事法律未規定被取保候審人在取保候審期間脫逃的刑事責任,也未規定保證人故意幫助或過失放縱被取保候審脫逃的刑事責任,尤其是前者,沒有給被取保候審人造成法律上的壓力,而只是簡單規定變更強制措施為逮捕,而被取保候審人一旦脫逃,逮捕事實上也無從實施。

 ?。ǘ┯捎谝幎ǖ臈l件模糊,監視居住在實踐中極少被采用。由于偵查技術落后、刑事犯罪案件比較多,公安機關辦理刑事案件壓力比較大,缺少或沒有警力去實施監視居住這樣的措施,因此就很少采用這一強制措施。

 ?。ㄈ┐兜臈l件過于苛刻。眾所周知,新刑訴法放寬了逮捕的條件,把“主要犯罪事實已經查清”修改為“有證據證明有犯罪事實”。逮捕的條件忽略了逮捕必要性,帶有實體定罪意義逮捕的條件過于苛刻。從中外對比情況看,我國的逮捕條件是最嚴格的,逮捕的首要條件是有證據證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犯罪事實,而國外一般逮捕的條件是有重大犯罪嫌疑。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在司法實踐中,為了避免因錯捕而致承擔國家賠償的責任,在批捕時往往以起訴的條件來替代逮捕的條件,無形中大大提高了批捕的條件。嚴格逮捕條件,雖然可以避免無辜公民被逮捕,但也因此使得刑事拘留很難與其銜接。公安機關對拘留的有犯罪重大嫌疑的人,在檢察院不批捕的情況下,又擔心采取取保候審、監視居住等方法,犯罪嫌疑人會脫逃,因而往往被迫違法超期羈押。刑事拘留與逮捕的脫節,充分說明刑事強制措施體系不完善,也就導致了對公民人身自由權利的侵犯。是否判處徒刑以上刑罰應該是審判階段的決定,而報捕大多在立案不久、偵查工作尚未終結前,此時加以判斷既不嚴肅也不科學,盡管刑訴法使用的是“可能”這一字眼,也類似于有罪推定的一種方法,從而使逮捕成為超出訴訟法意義上的范疇,而具有強烈的實體法意義。由于錯捕導致檢察機關對案件的不起訴后會引發國家賠償,因此逮捕條件從實體法意義上的把握更加嚴格,逮捕基本就相當于定了罪,沒有特殊情況,被逮捕的犯罪嫌疑人一定要判刑,有些地方甚至把逮捕條件等同于起訴條件。

  二、我國刑事強制措施的修改與完善

 ?。ㄒ唬┩晟迫”:驅彽牧⒎?,提高取保候審的使用率,加強對取保候審的犯罪嫌疑人、刑事被告人的監控。首先,我國應該確立“取保候審為原則,羈押候審為例外”的基本適用規則,取保候審作為羈押的一種替代措施,除非有明確的證據證明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有再犯罪或實施妨礙訴訟活動的危險,否則都應當準許取保候審;其次,在有保證人保證和繳納保證金之外,還可以增加類似出具保證書之類的保證方式以適用于沒有保證金或保證人的特殊情況,也可以允許用非貨幣財產提供保證;第三,規定取保候審的比例原則:用財產提供擔保的,應當提交與其現實經濟能力相適應的擔保財物或財產憑證,以預防嫌疑人實施妨礙訴訟的必要為條件。不得要求被取保候審人提交明顯超出保證所需價值的擔保財物或財產憑證;第四,明確取保候審的期限,我國刑訴法第58條規定,公、檢、法三機關對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取保候審最長不得超過12個月。但是根據最高檢和最高法的規定,在審查起訴和審判時都要重新辦理取保手續,這樣取保候審的最長期限就可以達到3年。建議修改時該為偵查階段不得超過6個月,審查起訴階段不得超過3個月,審判階段不得超過3個月,總共不得超過12個月。

 ?。ǘ┍A舯O視居住并加以改進

  目前監視居住在實踐中適用很少,但大多數學者認為監視居住應當保留,因為這一制度相對于取保候審,更不會構成對窮人的歧視。而且對于某些犯罪嫌疑人它可能具有其特殊的價值和作用,例如對貪污賄賂的犯罪嫌疑人,監視居住可以有效地防止其攜款潛逃。保留這一措施,畢竟可以多一種選擇。而且,這種措施也可以通過現代科技加以改進。

 ?。ㄈⅰ按丁备臑椤傲b押候審”,實行“逮捕前置主義”。從刑訴法的有關規定可以看出,我國現行逮捕制度的基本特征逮捕即產生羈押的效力,犯罪嫌疑人被逮捕后的羈押期限服從于公檢法的辦案期限。按照學者的解釋,“逮捕是由法律指定的執法機構依照正當的法律程序,針對可能判處一定刑罰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采取的有時限的羈押、剝奪其人身自由的最嚴厲的強制措施?!笨梢?,無論按照我國行立法還是主流的學術理論,均認為逮捕與羈押基本同義。問題在于,這種沒有明確區分的法律規定,極易造成理解上的混亂。正如有學者所言:羈押在我國“既不是一種獨立的強制措施,也不是一種懲罰性手段,而是拘留、逮捕后的剝奪人身自由的一種持續狀態,這種持續狀態沒有獨立的法律地位?!贝蠖鄶祰伊⒎ㄖ?,逮捕在法律效力上僅限于逮捕的動作行為,而不具有長期羈押的法律效力。逮捕的后果并不必然是羈押,逮捕只是羈押的前提,即“逮捕前置主義”。逮捕后可選擇“羈押候審”或“取保候審”。主張采用“羈押候審”這一用語,理由有三:其一,首先這一概念明確了該強制措施的基本特征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將在一定時間內被剝奪人身自由、被關押,這正是羈押制度的本質所在;其二,這一概念還揭示了采用強制措施的目的是“等候審判”,是為了保證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能夠到庭接受審判,保障審判的順利進行而采取的防范手段,明確了羈押是一種預防性措施而不是懲罰性措施;其三,“羈押候審”還與“取保候審”相對應,形成了對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身份確定后等候審判的兩種方式,建立了較為完善的強制措施體系。
來源:刑二庭
責任編輯:吳亞輝
湖南红中麻将